2021年1月16日

绿城中国CEO换将 宋卫平“15年旧部”执掌重权

绿城中国CEO换将 宋卫平“15年旧部”执掌重权
来源: 风云地产界
  全盘接手绿城后,张亚东交出首张成绩单时曾表示,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改变不了过去,接下来必须解决历史遗留问题。现在“老绿城人”郭佳峰获任行政总裁,又是否是张亚东“对症下药”的结果?
  撰文/ 姚悦
  编辑/ 卢泳志 
  12月18日,绿城中国(03900.HK,下称:绿城)公告称,绿城中国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张亚东已辞去行政总裁职务,由执行董事郭佳峰接任。
  作为宋卫平15年的旧部,郭佳峰曾因“融绿之争”出走。一年前,全盘接过绿城后,张亚东率先“三顾豪宅”将郭佳峰请回。如今,郭佳峰接任行政总裁,也结束了绿城董事会主席和行政总裁由一人兼任的局面。
  01
  “绿城系”老将悉数离场
  近年来,绿城的管理层经历了大幅变化,这一切还要从那场“融绿之争”说起。
  2014年5月,绿城发布一则公告,宣布融创中国(01918.HK,下称:融创)以62.98亿的价格收购绿城约24.3%的股份。但仅100天后,因为宋卫平反悔,百日联姻宣告结束。
  宋卫平在一封名为《我的检讨与反省》的公开信中尽述反悔理由:融创接手绿城项目后,对顾客、合作伙伴、政府都没有尽责。
  双方经过多个回合焦灼的“攻守战”后,绿城最终没有被融创收购。
  但就在这次“融绿之争”中,绿城的高层开始出现变动。“绿城系”罗钊明、郭佳峰和曹舟南相继辞任执行董事职务,“绿城系”在董事会中仅剩宋卫平和寿柏年两个席位。
  “融绿之争”结束没多久,绿城又迎来一位新的白衣骑士。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:中交)先后购得绿城中国和原绿城副主席罗钊明及其配偶公司的股票,2015年正式成为绿城第一股东。
  中交入主后,“绿城系”又有几位老将悉数辞任。
  2018年,先是寿柏年在出售其持有的所有公司股份后,辞去执行董事等职务。之后曹舟南主动请辞该公司执行董事、行政总裁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。
  在曹舟南辞任后,中交系张亚东“空降”绿城,接任行政总裁。 
  2019年7月,宋卫平也正式挥别绿城。张亚东辞去在中交的职务,任职绿城的董事会主席兼任行政总裁,全盘接手绿城。
  02
  张亚东苦于“历史遗留问题”
  在众多“绿城系”高管离职后,曾因“融绿之争”出走五年的郭佳峰却回归绿城。当时,张亚东声称郭佳峰是自己“三顾豪宅”请来的。
  张亚东全盘接手后,绿城的人事架构逐渐稳定下来。在绿城董事会中,刘文生、耿忠强及周连营三位执行董事均为“中交系”,“绿城系”除了郭佳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及执行总裁外,只剩李骏一人,担任执行董事。 
  此时,绿城的改革也进入了深水区。张亚东大刀阔斧对绿城投资、业务等多个维度进行几番重整。2019年初,绿城完成了一年内的第二次组织架构调整,从臃肿走向精简,职权逐渐分明。
  但在交出宋卫平退出高管层后的首份成绩单时,张亚东却不得不向投资者道歉。
  绿城2019年财报披露,若扣除汇兑损益、收购收益、若干资产的减值亏损计提与拨回的税后净影响、若干资产的公平值调整的税后净影响,公司股东应占核心净利润43.36亿元,较2018年的37.96亿元增加5.40亿元,仅增长14.2%。
  尽管当年绿城的销售规模、营收、毛利等核心财务数据均创历史新高,但这些利好并未反映在股价上,因大幅减值计提吞噬部分利润,业绩沟通会现场甚至有投资者质疑绿城业绩“暴雷”。
  对此,张亚东向投资者表示歉意,并表示绿城近几年处于康复期,今年开始是三年的健身期,再过三年是快速起跑期。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改变不了过去,以前风控体系不完善,但在持续做好稳定增长的同时,必须处理好历史遗留问题。
  03
  “老绿城人”郭佳峰的回归
  当时,对郭佳峰的回归,宋卫平表示看好,他还说希望郭佳峰能够在这个岗位干上三年五年,但也有三分之一的概率郭佳峰可能再次拂袖而去。
  目前,郭佳峰并没有拂袖而去,而且还升任了行政总裁。
  郭佳峰去年回归后的重点是负责绿城的拿地工作。
  在张亚东提出“全周期拿地”方针后,绿城去年新增土地达73幅,土地投资额856亿,新增货值超2000亿,新增可售面积逾800万平方米,且来自收并购的比例明显增加,包括从新湖中宝手中收购的亚龙项目等。
  今年疫情之后,绿城延续较为进取的拿地模式,仅2月就接连斩获北京、温州等地块,土储开支达到220亿。
  更值得一提是,郭佳峰回归绿城后,他担任董事会主席的绿城管理控股有限公司,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,成为国内“代建上市第一股”。

  郭佳峰(左)、张亚东(右)敲上市铜锣 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  据了解,郭佳峰已经在绿城“服役”超15年。他于2000年4月加入绿城,从2006年7月至2015年3月曾担任绿城执行董事,并担任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,主要负责湖南长沙、浙江杭州、浙江舟山、江苏南京、安徽合肥及新疆等地项目的房地产开发工作。
  在加入绿城之前,郭佳峰一直在独立做房地产生意。因“融绿之争”离开绿城后,仍然经营关于房地产方面的业务。郭佳峰不仅是“老绿城人”,更是“老房产人”。
  宋卫平对郭佳峰的评价是:“打麻将很认真,工作也很认真。认真背后还要有支撑,他没有经济收入的顾虑,闲云野鹤一点,不会监守自盗。把一个事情做成的能力和态度,这一点非常突出。”
  对于郭佳峰重回绿城,坊间有不同的说法,一是张亚东想在绿城做出成绩,于是亲自请回郭佳峰。但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,郭的回归是为了情怀,宋卫平正式离开绿城后,重邀郭佳峰出山,其作为宋卫平股权代表进入董事会。
  2014年,“融绿之争”时,为了力挺宋卫平回归,郭佳峰和另外两名执董发出过一封内部信,信中有一句话是:“让绿城人承担绿城的发展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。” 
  此时,这句话对于经历了种种的绿城和郭佳峰来说,都显得意味深长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志杰